浙江第一家文化礼堂诞生地临安上田村告诉你 村里人的文化生活有多丰富? 回看东风第一枝
发布时间:2019-01-24 08:30:25

上田村的“十八般武艺”在文化广场亮相,吸引村民前来观看。拍友 孙建军 摄

浙江在线杭州1月2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陆遥 区委报道组 张伟星)“我们村建文化礼堂啦!”这些年,说起农村文化礼堂,浙江人总是充满自豪。这一浙江创新的乡村文化地标,已经成为燎原的星火,照亮浙江乡野大地。

走进浙江乡村,要找文化礼堂,用不着导航,靠眼睛和耳朵就行。太阳下山时,你走到村里,那灯光最亮堂的地方,那欢声笑语最集中的地方,一定是村里的文化礼堂。

2012年底,杭州市临安区板桥镇上田村建起我省首家文化礼堂。2013年3月,省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工作现场会在上田村召开,决定全面推进文化礼堂建设工作。经过6年多的建设,现如今,全省农村文化礼堂的数量已超过1.1万余家。

上田村为什么成为我省农村文化礼堂的发源地,上田村的文化礼堂建设又有什么特别之处?近日,我们走进上田,一起探访感受文化礼堂的勃勃生机。

树起金招牌

“全省第一家文化礼堂,怎么就落户这里了?”

从临安区政府出发,驱车前往上田村,大约20分钟后,车子驶进一个山脚。一路上坡,便到了上田村界内。

上田村党支部书记潘曙龙一早就等在文化礼堂旁。“快进来看看,这就是我们的文化礼堂!”

上田村文化礼堂,不是一幢单独的房子,而是白墙黑瓦的徽派建筑群。没有潘曙龙做向导,还真摸不清门道。“我小时候村里基本上都是徽派建筑,后来慢慢消失了。”潘曙龙说,恢复徽派建筑就是找寻老底子的味道,让年长的村民能够回味从前,也让年轻人了解和传承上田文化。

文化礼堂最中间的位置是村文化广场,旁边依次坐落着乡治馆、荣誉室等。东边的一片建筑则囊括了剧场、文武馆、文昌阁等,来回走一趟,少说也要七八分钟。“室内部分有2700多平方米,室外广场有上千平方米。”说起文化礼堂,潘曙龙如数家珍。“下雨了,村民想要有更大的室内活动场所;放假了,小孩子要有地方可去……我们就边想边建,慢慢把各种功能都整合进来。”

看着功能强大的文化礼堂,我们不禁好奇:论经济,上田村算不上特别强;论规模,上田也不是特别大。全省第一家文化礼堂这个“金字招牌”,怎么就落在了上田呢?说到这些,潘曙龙也直呼没想到,并向我们揭开了一段“家丑”——

清康熙年间,吴越王钱镠后裔迁徙至上田村,这里便成为钱氏宗脉保存较为完整的村庄之一。然而,拥有悠久历史文化的上田村,当年却没什么好名声,是板桥镇里出了名的“脏乱差”,人称“有女不嫁上田郎,旧房泥路满天灰。”

2005年,在外面做运输生意的潘曙龙回村任职。他认为要改变村里的现状,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要从根本上扭转村民的观念。于是,他决定从文化入手,重新捡起传统文化这块招牌。

于是,他和村里的文化人一起翻开家谱,梳理上田村的历史脉络和文化渊源,搜集村里的文化遗存。好不容易有了不少成果,才发现村里根本没有地方来陈列、展示这些“宝贝”。“总不能菜都要出锅了,才发现连个盘子都没有吧!”潘曙龙这才回过神来,牵头建设了村文化广场和特色农业展陈馆。“喏,这个就是当年的特色农业展陈馆,后来成了文化礼堂最早的多功能室。”潘曙龙指着不远处的一间屋子说。

当时只道是平常。潘曙龙怎么也不会想到,不经意间播下的种子,最后竟能长成一片繁茂森林。

2012年,为了满足群众越来越多样化的精神文化需求,临安提出建设“文化礼堂”。已经建成不少文化设施的上田村,理所当然成了首批试点村。当年12月,经过改建,上田村文化礼堂露出真容,宽敞的文化广场加上一间不到30平方米的多功能活动室,引得村民纷至沓来。

墙内开花墙外香。2013年3月,小小的上田村,迎来了省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工作现场会。那一年,上田成了文化礼堂建设的模板,接待了全省几乎每一个县(市、区)的考察团,文化礼堂也边运营边扩大,慢慢把各种功能都整合了进来。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点到面,由盆景到风景。2013年起,“农村文化礼堂建设”连年被写入省政府十方面民生实事,省里还相继出台了农村文化礼堂建设的指导意见、计划、标准等文件,成立了省市县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整合利用农村各类建设项目资金。100家、1000家、1万家……截至目前,全省农村文化礼堂数量已经超过1.1万家,遍布乡野大地,点点星星之火,呈现燎原之势。捎着家常味、带着泥土气的文化礼堂,已成为乡村的精神文化地标。

聚成一股劲

“一身好本领,当然要派上好用场。”

“走,去书法创作室看看!村书法协会的几位老师专程过来,正在给村民送春联呢!”潘曙龙带着我们穿过清风议事廊,前往书法创作室。议事廊顶悬挂着一张张牌匾,上面刻画着上田家训,在潜移默化中给全村注入了好家风。

还没迈进书法创作室,先闻到浓浓墨香。屋子里站满了人,地上晾着一幅幅刚写好的大红春联。只见七八位头发花白的老大爷围在一张大木桌子前挥毫泼墨。“胡老师,给我写一幅!”“钱老师,我横批还没有!”村民喜气洋洋的“订单”接踵而至。

74岁的胡成英,一直喜欢书法。退休后,他回到村里,遇到了比自己年长10岁的钱万盛。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常聚在一起写字。文化礼堂建成后,大家有了固定的习字场所,队伍也越来越大。为此,村里成立书法协会,吸引了140多名会员。2013年,上田村被命名为“浙江书法村”,成了远近闻名的文化村。

如今,这个30多平方米的书法创作室,成了大家雷打不动的聚会场所。每逢周二、周四中饭后,大家便聚集在此,交流最新作品。小到10来岁孩童,大到90多岁的老翁,都是座上客。每到暑假,这里还会聚满外来拜师学艺的孩子。

抬头望去,书法创作室的墙上,一幅幅风格各异的作品写的都是村规民约、家风家训。如今的上田村,家家有家训,户户好家风。

听到我们的谈话,原本候在一旁请春联的村民李奇生坐不住了。“姑娘,你还没看过我们村的‘十八般武艺’吧?我小时候跟着村里的老师傅学过六谷耙,后来荒废了,全靠潘书记把大家重新聚了起来。现在,我们村武术队的名气可是响当当呢!”

原来,上田村有三分之一的村民是钱氏后裔,传承了钱王的“十八般武艺”,以姓氏为界,分为三大流派,谁也不服谁,还经常“芦山论剑”。芦山,是上田村的一处后山,“论剑”论着论着,就容易产生摩擦。

“村民们有一身好本领,当然要派上好用场。”潘曙龙觉得,武术不仅是上田村的招牌,更可成为把村民团结起来的纽带。“习武之人嘛,豪气干云,有什么矛盾是解不开的!”潘曙龙一点点谈、一点点磨,终于让各派之间多年的嫌隙一一冰释。对如何把武术文化发扬光大,大家也达成了共识,纷纷拿出各自的传家宝。“十八般武艺”重聚了,还入选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十八般武艺”是什么?见我们正纳闷,李奇生带我们走进隔壁的文武馆。这里,记录着村庄“文以载道”“武以修身”的历史。

李奇生打开手机,向我们展示了一套精彩的照片。2018年,村里的“十八般武艺”武术队在磐安古茶场举行的“非遗薪传浙江传统体育展演展评活动”中,获得了一等奖。照片里,穿着黄色练功服的村民们,个个神采奕奕。

演好一台戏

“感觉站在台上,自己也是会发光的。”

跟着村里人边走边看,不知不觉间,已聊到华灯初上。外出的人回村了,上田村文化广场,也迎来了最热闹的时候。

“务实、守信、崇学、向善”,几个大字镶嵌在广场正中。远处的茶山上,“茶香竹海,文武上田”的标语映入眼帘,仿佛是上田的一张文化名片。

广场上,自动出现了几块“小方阵”。穿着黑黄色练功服的,是以李奇生为代表的武术团;被阿姨们团团围住的,是热情洋溢的村排舞队;远处,还有锻炼身体的老人、滑冰寻乐的小孩……

夜空中最闪亮的“明星”,当属村排舞队领队李萍。她的脚边放着便携音响,里面传出欢快而响亮的网络歌曲。只见她轻松地踏着节拍,迅速地变幻着手脚的动作,满场的阿姨都跟着她舞动着双手双脚。

“感觉站在台上,自己也是会发光的!”休息时,李萍跟我们聊了起来。她是村里的文艺骨干,还带出了一支30多人的舞蹈队伍。“今晚跳不跳?”“走!广场见!”她点开了村排舞队的微信群,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会出现。

“你看这广场上的场景,是不是和我们村歌里唱的一模一样?”说着说着,李萍不禁唱了起来,“古有桃花源,今有上田村。十里竹海似画廊,龙井茶香绕山岗。这厢练武术,那边习书画……”动听的村歌《美丽的上田我的家》,唱出今日上田美好景象。

改变,是显而易见的。李奇生告诉我,这个村越来越漂亮了。“特别是这一年来,村庄真是大变样了。”

2018年,上田村投入500多万元资金,通过村庄整治等项目,修整村容村貌,扩建文化礼堂。但潘曙龙的新年愿景,才刚刚开始。

“吕总,你周末来讨论讨论我们上田的一台戏吧。”潘曙龙拨通电话。电话那头,是临安区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吕岗。上田村把乡村旅游打包给旅投公司经营,潘曙龙的一项任务,就是和旅投公司一起,把代表临安年俗风情的一场演出敲定下来。“你看我们村文武样样行,这台大戏,就由我们村民来演吧!”

“别的地方是村村有‘村晚’,我们村要天天有演出。”在由上世纪60年代的礼堂改建成的“上田客厅”吃着农家饭,我们一起畅谈着乡村的未来。

“上田客厅”负责人王红娟上菜时,总是笑眯眯的。询问缘由,她摊出了家底:上田客厅从2018年11月底开始营业,一个多月时间里,已经接待了近3000名游客。“今年,我信心蛮足的!”王红娟说。

吃过晚饭,已近21时。小山村的气温降到了5摄氏度。但文化广场上的灯光还没有熄灭,村文化礼堂依旧人气满满。我们跟潘曙龙、李奇生、李萍他们道了别,踏上归途。

通过文化礼堂建设来梳理村落文化、凝聚村民人心、振兴乡村经济——上田村的故事,正在我省万余家农村文化礼堂上演。回想最近两年时间里,我曾走过的近百家农村文化礼堂,可谓“村村有特色、家家有欢乐”,每一个都充满着欢声笑语,每一个都激荡着历史风韵,每一个都能让人写下回味无穷的新农村故事。

浙江在线记者(左)在钱万盛老师的指导下写字。 区委报道组 张伟星 摄

基层文化治理新探索

浙江省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科学院副院长 陈野

建设文化浙江,基层文化是基础;实现乡村振兴,乡风文明是关键。农村文化礼堂扎根乡村大地,契合了农民的需求,传承乡土文脉,引领文明新风。它以科学理性的建设理念和精、准、新、实的工作方式,绘就了农村文化繁荣发展的生动图景。

文化礼堂在以往农村文化设施重视文化娱乐的基础上,以“精神家园”的定位作了性质、功能的提升,担负起构建全体村民精神家园的重任。蓬勃开展的各种文娱、民俗、民艺、礼仪、好家风等活动,注重把握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渐进式推进节奏,从唱歌跳舞、观看表演的文娱活动,到涵养民间生活规范的礼仪活动,逐渐向更高层次的构建基层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公序良俗、充实丰富村民精神世界推进,体现了日常生活养成的理念和路径。

通过大量的实地调研和村民访谈,我们观察和认识到文化礼堂在既定的村民精神家园、村庄精神文化地标的建设成效之外,还呈现出开展乡村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文化治理的深层次功能。所谓文化治理,是指以文化的理念、资源、平台、方式、路径,参与、介入基层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治理。文化治理是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传统文脉积淀深厚的中国乡村,尤其具有历史基础和条件优势。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在乡村基层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的文化治理上作出了走在前列的创新探索,以来自浙江乡村大地的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实践,为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菲律宾威尼斯人网投治理体系提供了生动的实践案例。

上田村文化礼堂,是一个狭长的徽派建筑群。拍友 孙建军 摄

  来源: 浙江在线 

菲律宾威尼斯人正网菲律宾威尼斯人娱乐场网 责任编辑:徐满萍

掌上菲律宾威尼斯人正网

掌上菲律宾威尼斯人正网

微菲律宾威尼斯人正网

微菲律宾威尼斯人正网

淳安发布

淳安发布

菲律宾威尼斯人正网菲律宾威尼斯人娱乐场三分钟语音版

菲律宾威尼斯人正网菲律宾威尼斯人娱乐场
三分钟语音版

千岛GO购

千岛GO购

媒美购

媒美购